13018609588
首页 >> 新闻媒体 >>媒体报道 >> 伤兵们认为X光机吸血,大闹医院
详细内容

伤兵们认为X光机吸血,大闹医院

 

    随着新四军的发展.叶挺作为党外人士.对外要指挥军队对日军作战。对内一方面要同国民党的种种无理命令和“明共”趋势作杭争。另一方面,也是最令人难过的事情来自于军内的矛盾.这些情况自始至终地困扰着叶挺。

    一天.叶挺原来的带卫员播士新来找叶挺,让他到医院去着看。

    “什么事?

“伤员大吵大闹,骂医生,要砸X光机……”

    叶挺心中一惊:“咱们去看看。.

    播士新限在叶挺身后,边走边介绍。有个伤员照罢X光机.发现底片上有鲜红的颜色,误认为医生是拿他做试验,用洋机器喝了他的血,因此闹了起来。

    叶挺暗想,这种矛盾已经发生过几起了,而且主要是针对份如医生等文化人。战士们普泊文化知识不高,只凭自已的直觉和经验办事,有的伤员前几年在战争中得了几瓶药片片.一直放在身边,现在拿出来还要吃.医生告诉他药已过期,吃下去对身体有害,他却硬是不相信.由于多年的艰苦斗争,较老的战士肠胃病、皮肤病、肺结核等慢性病比较多,治起来也不容易短期见效,有的病员就看不起医生.还有些人腿骨打断了.不愿截肢,医生为了保存伤员的生命,只好强迫进行手术,而这些战士手术后就吵闹着向医生要腿。医生讲的道理伤员听不进去,不得已有时就要叶挺出面。过去虽然有矛盾,还没爆发,今天竟然闹大了.关键是思想问压.是工农战士对这群来自大城市和海外的知识分子不太了解,不太信任。

    叶挺和潘士新一走进军部医院.就看到阎淑英眼睛都哭肿了。她见到叶挺,马上走过来,擦着泪说:‘军长,这工作不能干了,让我走吧·……她说着就开始脱白色工作服。

    “往哪走?离开自己的祖国?”叶挺将军知道她是华侨.便严肃地问。阎淑英呆住了.她停止了哭泣,低下头,吸嘴着说:“这里不好干呵!"

    “工作,一定要坚持.你们是为抗战而工作呵!这是光荣的,神圣的。战士的问题,由我叶挺负贵.他们咒骂.都放在我身上.你们没错.是我没做好工作.今后如果再骂,你们就来骂我.好不好?.

    阎淑英和大伙听了叶挺的一席话,若有所思,都闷声不晌.白色工作服的钮扣,又慢慢扣了起来. 叶挺了解了情况以后,便离开医院去找项英.这种伤感心的内部矛盾,是不能再发生了,一定要想办法彻底解决.医院里党员太少了,连医务处长沈其震也不是党员,看来最近也不大可能

在这些知识分子里发展党员。怎么办?是否调一两个知识分子党员到这里来?姬栩飞是老党员,也是一名大学生,在战士中有威信,对知识分子也了解,是否请他到医院来?

    叶挺边想边来到项英居住的小院,刚走进大门.就听项英同志的屋子里.有人正在大声喊咬.

    “她们是些什么人?是资本家的女儿万对工农大老粗哪里看得起呀!这个医院,散布着娇气,我一看她们走路的姿势就生气,这样下去怎么得了?这还是不是我们共产党的医院?这不能不注惫影响呀!”这是参谋处长赵凌波的声音。

    “医院这块阵地,过去我放松了。”项英带着优虑的口吻:“现在看来.耍加强竞的领导.这也是对这批知识分子的关心.不过.这要眼叶挺商最.你们不要急.问题会解决的。”

    “找他商量?除了拧枪杆子,他什么也不懂,上次曾如清就是被他放走的.三战区多次来找,造成多大的被动.他不懂什么叫粤重领导,那些洋学生正是因为有他撑腰才翘尾巴的呵··…”赵凌波越说越气.项英默默地没有声音.

    “军长是我的老上级.我应该尊重他.不过对他这种脾气,党组织不能迁就,要严格纪律。”周子昆一本正经地发表惫见:“党的威信.一定要维护。”

    ‘有人说:伤员是项英的.医院是叶挺的。这怎么能行?……”没等赵凌波话说完,叶诞大步走进屋里,项英、周子昆、赵凌波一时郊呆住了.

    “请坐。”项英迟顿了好一会才打招呼。

  叶挺在木椅上坐定,控制着自己的感情说:“继续发官,把话统统讲出来。”

    三个人互相望了一眼,刚才的话看来已被叶挺听到了.

    “医院,闹了点矛盾.’项英沉思了一会,徽皱粉眉头:“正要找你来商量呢.

    “医院里有些医生对伤员态度不够好,不尊重……”周子昆也很严肃地说:“不整一整思想,对这些知识分子也没有好处.

   “她们拿伤员作试验品!”赵凌波愤怒地用手指头点着桌子.

   “那位伤员患的是肺结核.医生用X光机为他检查.

    “什么叫X光机?这些洋名词!

    “这部X光机.是宋庆龄同志送给我们的.是我和沈其震同志去年从香港运来的。延安没有,华北也没有,全国解放区只有我们这一部.战士不懂.写医生.还可以原谅。你是台谋处长,不应该间.应该学。”

    “你要我学那个洋玩艺?”越凌波不屑地说。

    “在目前,它是医疗上的先进仪器。这是科学,你应该知道。现在打仗不位科学非吃大亏不可.”“你什么也不……”赵凌波犹想争辩。

    “出去!"项英猛然站起,一声大喝。 气得发抖的赵凌波.头也不回走了出去.走出门外.他大叫一声:“你什么也不懂……”

    叶挺沉默不语.他并不希望项英这样训斥赵凌波,只希望听他如何说服赵凌波。项英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呢?赵凌波并没有被说服,矛盾井没有解决啊.

    "X光机的事,不要再提了.不过,医院一定要整顿,有些医生的思想有问题.要教育.这是我早想跟你说的。”项英十分严肃.以家长式的口气,软中带硬。想通叶挺让步.

    叶挺心中好生烦闷.笼统地说.医生思想有间题.谁也不能绝对的否认。具体说来,今天这场矛盾,难道要怪医生?伤员这样无理.再不教育,还能工作吗?有些医生虽然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,但地们能够冲破千难万险,来到这山区,过着苦生活,为伤员治疗.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她们自己吗?骂她们通她们,难道说把她们赶到国民党那里去才舒服?

    “政委说得对。”周子昆在一旁说:“伤员出身于工农,知识不足,这不能怪他们。更不能说他们忿.他们在战场上拚命流血,英勇得很,并不盆。知识分子应该承认比他们盆得多。”

    “这么说来,伤员骂医生,要砸机器,都是对的?只要出身工农.一切都是对的?”叶挺冷静地望着项英和周子昆.

    “井没有这样说.”项英解释说:“绝对化是不对的。”

  “虽然没有这样说,实际就是这么做。明知不能绝对化.偏偏硬要绝对化。”说罢.叶挺站起身:“这个医院真讨厌.放手整吧!如果整还嫌麻烦,干脆把它送给顾祝同,那该多清静.知识分子踢走了,队伍纯洁了.伤员如果流血,咱也不用医生,只要喊口号就行。这有多革命.好吧,你们做决定,我来执行.送这个劳神的医院上西天。.说罢.叶挺一阵风走了出去。尽管项英同志在后面呼喊,他头也不回。

    叶挺回到住地,吩咐等卫员黄鸣,今天夜晚不会见任何人.已是深夜了,叶挺房里灯还亮着.他不能入睡,时而静坐.时而徘徊.心情十分惆怅.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.李秀文巳经回澳门去了。叶挺思绪很烦乱。
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13018609588
    • 0769-88469286
    • 销售工程师 :
    • 销售工程师 :
    • 售后服务工程师 :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